放疗为何普及难?是因为疗效不好吗?

笔者所学的专业是公共卫生预防医学,基础和临床的知识所学有限,但也算是面面俱到,而且自诩学得还比较扎实,这点要特别感谢母校异常严苛的考试制度。

从事肿瘤防治工作以后,大多数临床前沿知识还是能够一点就通,从实践追溯理论,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放射治疗却是例外。

感觉到陌生,不仅是因为之前学习的不足,还有工作中接触少的原因,说人话就是感觉放疗还不够普及。

为什么呢?

以下是本人的学习心得。

很多疾病,特别喜欢讲某几种治疗方法是治癒该病的几架马车,但是在癌症治疗中却很少有这样的提法。

因为癌症是一类疾病,不同部位、不同体质、不同病灶大小位置、不同病理类型、甚至不同分子分型都会导致疗法选择上的差异,没有办法像马车一样让多种疗法并驾齐驱。

所以手术、化疗和放疗常被称为癌症的三大疗法。

可是类似「肿瘤能切一定要(手术)切掉」和「癌症治疗最痛苦的是化疗」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放疗却连一句吐槽都挣不到。

笔者刚参加工作时,正是癌症多学科综合治疗(MDT)的兴起阶段。

所见的战队中,有手术医生为中心的,也有内科(化疗)医生为主导的,病理学和影像学诊断则像左右护法,地位得到极大的提升,放疗却依旧如附庸一般。

也许有本地并非鼻咽癌高发区的原因,但是别忘了上海肿瘤医院的创始就叫做「中比镭锭治疗院」。

可见是放疗起家,必为根本。

所以那时候有「坐49路就能见到脸上划红线的人」的说法。

49路是途径肿瘤医院的主要公交线,划红线是当时接受放射治疗时为了定位做的标记,鼻咽癌等口腔颌面部肿瘤的患者只能往脸上画。

不仅如此,放疗先驱、「中比镭锭治疗院」老院长吴桓兴也是将首都日坛医院改建成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首任院长。

可见放疗在肿瘤治疗中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但这是不是只存在于过去式了呢?

有学者援引2013年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导:全球肿瘤总体治癒率约为67%,手术贡献占30%、放疗占30%、化疗占7%。

这个统计数据虽说有失偏颇,特别遗漏了营养支持等其他辅助疗法的功效,但是放疗依然能和手术平起平坐是本文想特别指出的重点。

之前笔者在《中美癌症防治能力比比看》中提到,在美国,癌症的放疗非常之普及,全国有2734个放射治疗中心,放疗仪达到每万人12.4台。

相比之下,我国的放疗服务能力低了有10倍,放疗仪每万人仅1.1台,放射治疗中心都设在大型医院内,且只有1105个。

那么,效果这么好的东西,普及率和知晓率为什么会如此之低呢?

时至今日,普通老百姓对放疗还是知之甚少,习惯称唿TA为「照光」或者「烤电」,也说明了了解不深,流于表面。

普及是知晓的前提,否则让患者知晓了,却无法提供相应的服务,岂不是找打的「画饼充饥」?

所以应该是要多培养人才、多建设放疗科室、多购置放疗仪器……

但是对于「不差钱」的政府而言,怎么把钱花出成了最大的难题,相反建设和购置成了最不难的事情,最难的还是人的问题。

之前的中美比较数据还提到,中国的放射肿瘤专业人员数有7121人,平均每个治疗中心配置6个人以上。而美国则只有2683人,还比治疗中心数量要少!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算错或抄错了?应该不会。

平均不到1个人的美国放射治疗中心是怎么开张营业的?

中国也能这样普及推广下去吗?

箇中原因还真是可以再展开去,仔细讨论讨论。

本文是春晓医生参与肿瘤患者生存健康管理体系建设项目的心得体会,所有文字仅代表个人观点,用于分享交流。

欢迎参与和关注本项目的同行留言,您的想法和建议,将有助于工作的开展。

Copyright © 2022 宏德管道安装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