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癌症日:为什么要让癌症病人痛到难以忍受?

世界癌症日:为什么要让癌症病人痛到难以忍受?

天津市泰达医院李青

今天是世界癌症日,2016年到2018年世界癌症日的主题都是:「我可以,我们都可以」(Wecan,Ican)。

网上有人询问:癌痛难以忍受怎么办?

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医学的范畴,涉及到了伦理学问题。我想问,为什么要让癌症病人痛到难以忍受?

我们曾经治疗过一个尿毒症合併晚期肿瘤的患者,病人很痛,医生要给病人使用吗啡,但被病人的孩子拒绝了,说吗啡的副作用太大,用多了容易上瘾,对身体不好,等痛得实在受不了了再说吧。其实,病人使用吗啡后效果很好,能够完全缓解疼痛。为此,医生还要给病人的家人一次次做工作。

我问患者的孩子:「为什么要让你父亲忍受疼痛?」

是啊,患了癌症又不是犯了罪过,为什么要让患者一次次忍受折磨,非要到了难以忍受时才去用药止痛?难道担心药物的副作用影响患者的生命期限吗?这种痛苦的生命质量,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甚至更长的生存期又有何意义?

肿瘤细胞侵袭神经或者身体组织后就会引发疼痛。与其它原因引起的疼痛一样,癌痛可分为锐痛、钝痛、隐痛、牵扯痛、绞痛、电击样痛等,定位大都很明确。但它与一般疼痛的不同之处在于:癌痛基本都是长期、持续的慢性疼痛,除了疼的痛苦外,癌痛还令患者寝食难安、焦虑烦躁,甚至生不如死。此外,持续的疼痛还严重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免疫系统等功能,导致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绝大多数恶性肿瘤病人都合併有不同程度的疼痛,这就给数以百万计的癌症患者及家属带来了巨大痛苦。据文献报导,有20%的新发肿瘤患者是以疼痛的原因就医而确诊的;在患病过程中,有30%~50%的肿瘤患者一直有疼痛相伴;晚期肿瘤中更是不少于70%~85%的患者合併疼痛;仅有10%~15%的恶性肿瘤患者全程始终无痛。

疼痛已经成为晚期肿瘤患者最常见、最恐怖的症状,许多患者因此提出了「安乐死」——用医学的方法人为结束生命来逃避疼痛的折磨。当然,「安乐死」所涉及的法律和伦理问题更多,而且绝大多数国家还没有批准实施。

尽管疼痛严重威胁和伤害着绝大多数癌症病人,但由于传统理念的影响,癌痛的治疗常常陷入误区之中:

1、许多患者的家人将延长生命作为癌症治疗的唯一目的,而对患者的生命质量漠视不管,好死不如赖活着;

2、片面认为恶性肿瘤都会出现疼痛,没有好办法,能忍就忍吧,忍不住再说;

3、担心药物的副作用而不敢用药,尤其是一听说用吗啡,马上和罪恶的毒品联想到一起,感觉用了吗啡就十恶不赦;或者担心成瘾而不敢使用或者不敢足量使用。

其实,早在1986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提出了「让癌症病人无痛」的理念,理念的核心思想不仅仅是止痛,而是在疼痛未出现时就开始控制疼痛。世界卫生组织还制定了具体的癌症三阶梯治疗方案,根据癌症的疼痛程度阶梯给药。

1、第一阶梯:癌痛为轻度疼痛,一般可以忍受,能正常生活,睡眠基本不受干扰。第一阶梯口服非甾体类抗炎药(解热止痛药),代表药有阿司匹林、扑热息痛、布洛芬、扶他林等。

2、第二阶梯:癌痛为中度持续性疼痛,睡眠已受到干扰,食慾有所减退。此类疼痛应给予弱效阿片类镇痛药,如曲马多、可待因、右旋丙氧芬等,晚间可服用镇静催眠药。

3、第三阶梯:癌痛为重度或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睡眠和饮食受到了严重干扰,晚间入睡困难,疼痛加剧。此时应正规使用强效阿片类镇痛药,比如美施康定(吗啡控释片),每片含吗啡30mg,每次1~2片,每12小时口服一次。

世界卫生组织设计的简单有效、公认合理的阶梯疗法可以使90%癌症患者的疼痛得到有效缓解,75%以上的晚期癌症患者疼痛得以解除。

除了按阶梯用药外,癌痛三阶梯治疗方案的另外4条原则是:

1、按时用药:无论疼痛与否,到时间就用药,目的是维持有效的血药浓度,保证缓解疼痛的连续性,不出现疼痛。而不能按需给药——出现了疼痛才去用药。

2、无创给药:首选口服给药,方便,经济,也可免除创伤性给药带来的痛苦。若患者不能口服,则选用直肠或经皮无创伤性给药途径。

3、个体化用药:不受所谓的剂量限制,根据疼痛程度和患者的感受用药。从小剂量开始,逐步增加至患者感到不痛为止,能使疼痛得到缓解的剂量就是正确的剂量。

4、注意具体细节:对用止痛药的患者要注意监护,密切观察反应,目的是患者能获得最佳疗效而发生的副作用最小。

有生必有死,生要有尊严,死也要有尊严。关注癌症患者最后时刻的生命质量,让癌症患者安详、舒适、有尊严而无憾地走完人生,是患者的权利,更是医务工作者的责任!快过年了,祝所有人健健康康过大年!

Copyright © 2022 宏德管道安装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