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生素C能治疗癌症吗?

用维生素C治疗癌症并不是很新鲜的想法。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有人提出高剂量维生素C可以治疗癌症(我们在后面讲八卦时会提到是谁)。从那时起,与之相关的机理研究、动物实验和临床实验一直都不少,但关于这种疗法的效果却一直存在争议。有的研究显示在体外培养的细胞或者小鼠中用维生素C确实可以杀死肿瘤细胞,但有的研究又说他们做实验发现维生素C一点效果都没有。有的临床实验说给患者吃很多维生素C对癌症一点帮助都没有,但又有人反驳说口服当然没用,你要静脉注射维生素C才行。总之大家谁都不服谁,正因为没有定论,高剂量维生素C一直被定义为「替代和补充疗法」,也就是没有被FDA批准作为标准疗法,风险和效果都不确定。

不过在最新一期(2015年11月6日)的《科学》杂志上,来自康奈尔大学医学院的研究成果表明高剂量维生素C对一部分特定的癌症患者可能还真有用。「特定」是指这些患者需要携带KRAS或者BRAF的基因突变。他们的研究对象是体外培养的细胞和小鼠,所以只能说可能对人也有效果。但我觉得这项研究与之前和维生素C治疗癌症相关的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作者比较清晰的阐述了维生素C的作用机理——简而言之就是维生素C帮忙「饿死」有KRAS或者BRAF突变的癌症细胞。

详细一点的话,维生素C杀死癌症细胞大概有这么几步(下图来自原始论文)。首先,有KRAS或者BRAF突变的癌症细胞不走寻常路,有一套较特殊的代谢方法,比如他们会生产很多GLUT1转运蛋白(用来转运葡萄糖的,葡萄糖就是细胞的食物)。GLUT1除了转运葡萄糖外,还会干些私活,就是转运氧化后的维生素C(DHA)。氧化后的维生素C(DHA)在细胞内又会被还原为维生素C。而这一过程会促进活性氧类物质(ROS)的产生,从而抑制糖酵解中重要的一步反应的进行(由磷酸甘油酸脱氢酶GAPDH催化的那步反应)。学过生化的朋友都知道(我发现我已经还给老师了==),糖酵解是细胞利用葡萄糖产生丙酮酸的过程,相当于细胞消化吃进去的食物的过程。这一过程被阻断的结果自然就是细胞缺少能量然后挂掉。

总的来说这项研究是很有意义的。KRAS和BRAF突变在癌症中都挺常见的,如作者研究的结直肠癌中,40%的患者有KRAS突变,10%的患者有BRAF突变。而我研究的胰腺癌中,90%的患者都有KRAS突变。要知道目前是没有针对KRAS的靶向疗法的,这也是为啥胰腺癌死亡率奇高的原因之一。同时,还有研究发现KRAS是很多癌症复发的原因。因为之前的研究显示高剂量的维生素C(最多1.5g/kg)对没有肾脏疾病等风险因素的人的副作用不大,所以针对这项发现的临床实验应该能在短期内进行,那时我们就真正知道维生素C能不能治疗癌症了。

补充个小八卦,报导这项研究的新闻开头写了一句「MaybeLinusPaulingwasontosomethingafterall(或许莱纳斯·鲍林最终还是说对了某些事情)」。这里面的梗是关于经常被称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的Linus

Pauling的。Pauling一辈子做了很多很伟大的事情。他写了《化学键的本质》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还算是分子生物学的开创者之一,比如他解析出了血红蛋白的结构。他还各种反战反核武器,因此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他到了晚年开始有点「神棍」的味道(至少当时有人这样认为)。比如他提出人不用吃饭,应该吃可以被胃吸收的富含营养物质的小药丸(有点类似于现在的Soylent),这样还可以顺道饿死肠道内的微生物。他还提出维生素C可以包治百病,号召大家吃很多维生素C,因为这是长寿和健康的秘诀(下图是Pauling所作《如何长寿并感觉更好》的封面,图片来自Wikipedia)。最早也是Pauling和一位苏格兰医生一起研究维生素C在治疗癌症中的作用。

最后,提醒大家一句,这项研究没有在任何地方提到或暗示摄入维生素C能预防癌症,千万别误读了。

Copyright © 2022 宏德管道安装 LTD. All Rights Reserved